木蘭詩: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嘆息。
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
; 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願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朝辭爺孃去,暮宿黃河邊;
不聞爺孃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孃喚女聲,
但聞燕山胡騎聲啾啾。

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勳十二轉,賞賜百千強。
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願借明駝千里足,送兒還故鄉。」 


爺孃聞女來,出郭相扶將。阿姊聞妹來,當戶理紅妝。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
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當窗理雲鬢,對鏡貼花黃。

出門看火伴,火伴皆驚惶 :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全站熱搜

    all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