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醫師發現治療肝癌新方法

香港大學瑪麗醫院內科學系十五日公布發現一種治療肝癌的新方法,採用了該新療法,不但可以有效地縮小肝癌腫塊,而且除了發熱外,幾乎沒有其他副作用。

 瑪麗醫院內科學系消化肝臟科教授黎青龍在會上表示,肝癌是香港排名第二的最常見癌症,由於大部份肝癌不能透過外科手術切除,所以醫生普遍採取的治療方法是進行局部化療。

 黎青龍指出,先前的研究發現,雖然肌肉注射所給予病患者大劑量甲干擾素可以縮小肝癌腫塊,但是干擾素是一種很昂貴的藥物,以及大量使用這種藥物會產生嚴重的副作用包括身體很累、頭髮脫落、紅血球降低、白血球降低及情緒不穩定等問題。

 黎青龍表示,根據院方對十八位肝癌病人進行的研究發現,只要每隔八星期一次經動脈給予甲干擾素到達肝腫瘤部位,不但可以很有效地縮小腫塊,而且除了發熱外,幾乎沒有其他副作用,而且也因為每八星期才打針一次,醫療費用也得以減省。
作者:CNA
出處:中央通訊社
日期:2001/1/16

香港成功引進「微波凝固療法」治療肝癌
 香港威爾斯親王醫院成功引進一種專治肝癌的「微波凝固療法」,其方法是利用熱能局部消滅癌細胞,比傳統的肝臟切除手術簡單得多,病人所需承受的痛苦也較輕。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放射診斷學系兼任副教授余俊豪今天在記者會上表示,臨床試驗結果顯示,接受這項治療的病人,五年後生存機率接近六成,令香港醫學界十分鼓舞。

 余俊豪表示,「微波凝固療法」是採用微波原理的熱能治療法,利用局部消融技術消滅癌細胞。由於癌細胞在攝氏四十五度時會變質或解體,於是他們首先以微波探測找出腫瘤的確實位置,再將針型的微波天線經皮膚放進肝臟腫瘤內,透過微波釋放高溫,藉微波水份分子震動所產生的熱力殺死癌細胞。

 余俊豪表示,進行這項治療一般需要六十瓦及約五分鐘的時間。 為測試這項新療法,附屬中大醫學院的威爾斯親王醫院與北京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過去六年合作對「微波凝固療法」進行臨床研究。到去年為止,共收集了一百八十九位肝癌病患、二百八十二個腫瘤數目,這些個案中每位受訪病患的腫瘤大小平均約有四公分。臨床研究結果發現,經治療後,有五成九接受臨床試驗的受訪病患五年後仍然生存,當中只有一至數人曾出現發熱、腹痛等症狀,但沒有死亡。

 余俊豪指出,利用微波治療的確能可靠及有效地消滅肝臟內的腫瘤,而且只需在皮膚局部麻醉即可進行,一至二次就可完成;每次治療的時間也只需五分鐘;治療期間病人完全清醒,除了感到熱能外,微波在人體內不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據介紹,這種治療方法所採用的儀器一台價值十多萬港幣。

 但余俊豪指出,微波治療只適用於肝癌早期、肝腫瘤少於三個以及小於三公分的腫瘤病人。

 傳統上醫生都是採用切除手術治療肝癌,但九成人病發後,已不適宜接受切除手術。

 肝癌是亞洲南部地區一種十分常見的癌症,每年全球平均有一百萬人罹患肝癌。單是香港每年就有二千人罹患此疾,是港人的第二號癌症殺手。約有九成肝癌病患者因腫瘤位置不理想或肝功能不佳,不能接受傳統肝臟切除手術。對於這類病人,新療法可說是最好的治療方法,因為微波只會針對性地消滅肝臟內腫瘤,不會對肝臟造成整體傷害。
作者:CNA
出處:中央通訊社
日期:2001/3/15

泛說肝硬化
肝臟組織因各種原因,發生細胞發炎、壞死、再生、纖維化及結節形成的現象,稱為肝硬化。造成肝硬化的原因很多,而以濾過性病毒(B型及C型)及酒精傷害最為常見。不論是病毒或酒精,在肝硬化形成之前,通常都會先經過相當時日的肝炎的階段,因此,肝硬化並不是一種靜止的狀態,而是一個變動的過程;硬化的肝之中,仍可能存有肝炎的活性而使狀況進一步惡化。

 從肝炎到肝硬化的過程中,病人主觀上可能會出現疲倦虛弱、食慾不振等症狀,客觀上則會有黃疸、茶色尿等癥候。隨著炎症及硬化程度的加重,蜘蛛痣、手掌紅斑、男性女乳症、腹部鼓漲(腹水)、足水腫及男性睪丸萎縮等現象也會出現。不過,由於肝臟是人體最大的實質器官,除被膜外,其組織中的感覺神經分佈並不明顯,因此,肝發炎乃至於到了硬化的初期階段,組織雖然已有相當程度的破壞了,但只要餘存的肝質量還足敷身體所需,主客觀看不出任何異常的病人,也不算少數。

 肝硬化是一種瀰漫性的病症,好的壞的組織混雜在一起,因此無法用定量的方法來評估,究竟硬化是佔了多少比例。而肝臟一旦由炎症進展成為硬化,迄今並沒有任何方法能使已經「硬」的部分再變「軟」回來。對於最常見的病毒性肝炎及硬化,目前醫學上能做的,是使用抗病毒製劑或干擾素,希望能延緩炎症變成硬化,或硬化更進一步惡化的速度,不過效果並不理想。當硬化達到相當的程度,灌流肝臟的血管壓力明顯改變,肝機能也不足以因應身體的新陳代謝要求時,便會出現種種的併發症或後遺症,包括:肝腦病變、門脈高壓症(食道及胃靜脈曲張、腹水、痣瘡)、脾機能亢進(貧血、出血傾向)以及腎機能不全(水腫、肝腎症候群)等。

 肝解毒機能不足,含氮的物質如氨以及其他「毒素」在血中的濃度上升,干擾神經的正常傳導,造成失定向感、抖顫、意識混亂或昏迷的現象,稱為肝腦病變。肝機能在臨界狀態,平常還算清醒的病人,如果因為過量攝取含蛋白質的食物、便柲、感染、胃腸道中出血或不當使用鎮靜劑或利尿劑,便可能發生肝腦病變。因此,肝腦病變的處置,便是去除前述的那些觸發因素,包括飲食及用藥控制、治療感染及出血、清腸及投以降氨藥物等。

 肝一旦硬化,再生結節壓迫肝組織中的竇狀隙,引起門靜脈壓力上升,腹部臟器的血流經過肝臟回到心臟的管道受阻,便會循其他相吻合的血管(側枝循環)流回心臟。門靜脈的幾組側枝循環中,臨床上最重要的是胃上端及食道下端的靜脈。此處的靜脈管徑小管壁薄,流過的血量及壓力超過負荷,便會出現曲張乃至於破裂出血的現象。這是肝硬化最可怕的併發症,初次出血的死亡率很高。如果出現曲張而尚未出血,可口服藥物減少血流量預防出血。一旦出血,幸好不是極端猛烈而來不及施救的狀況,可以靜脈注射降低血量,並安排經內視鏡施予靜脈結紮術或開刀結紮靜脈。

 肝機能衰退,無法製造足夠的蛋白質,血中白蛋白濃度降低,滲透壓不足,再加上門脈高壓症,肝臟無法輸運相對過多的血(血漿)量,兩個因素加起來,血漿液體便會由肝血管外逸入腹腔中,形成所謂腹水。腹水量多腹壓大時,有時也會導致陰囊及下肢水腫;腹水也可能經過橫膈膜上的小孔洞進入肋膜腔形成胸水。腹水存在的情況下,有些病人會發生細菌感染引發腹膜炎,臨床檢查並無胃腸穿孔的跡象,所以稱為自發性腹膜炎。腹水的治療包括多採平躺姿勢、限鹽及水份的攝取、投與利尿劑及靜注補充白蛋白等。頑固性的腹水有時可考慮外科手術,將腹水以人工管道引流進入上腔靜脈。若發生腹膜炎,則需給予抗菌藥物。

 肝硬化肝體萎縮,脾臟通常會腫大而機能亢進起來。硬化的肝無法製造足夠的凝血因子,骨髓因肝硬化其造血機能也受影響,亢進的脾又會加速各種血球的破壞,所以臨床上會出現貧血、白血球、血小板不足及出血傾向等現象。

 腹水及水腫的發生意謂著肝硬化病人,其腎機能也有惡化的傾向。在極端的情況下,會發生尿量減少、血中尿素氮及肌酸酐濃度上升的現象(尿毒),稱為肝腎症候群。肝腎症候群病人的肝固然已到末期階段,但腎本身並無構造上的明顯變化,其所以會出現尿毒症現象,主因是機能及血液灌流出了問題所致。

 前述種種肝硬化的併發症,臨床上雖各有處置及因應的方法,但其效果如何,完全取決於所殘存的肝機能。一般來說,肝機能可分為A、B及C三級。A級病人沒有腹水,若發生食道靜脈曲張,結紮的效果良好。B級病人雖有腹水,給予治療可以消除。肝機能若惡化到C級程度,腹水便不易消退,若有食道靜脈曲張,勉強施予結紮,效果不理想也容易再發。

 除了肝以外器官的併發症外,硬化了的肝本身最主要的後遺症便是產生腫瘤─肝癌。肝癌發生時,如果肝機能還不會太壞,便可以以較積極的方法加以治療。若不幸在肝機能已相當衰弱時才檢查出肝癌,便只能給予支持性的治療順其自然了。

肝癌的局部治療
1. 近年來惡性腫瘤一直是國人十大死亡原因的第一位,其中原發性的肝癌又是惡性腫瘤排行榜的首位。雖然由於B型肝炎的預防注射,減少了青少年的帶原率,也降低了罹患肝癌的危險。但對二十歲以上的慢性B型肝炎,C型肝炎,肝癌還是揮之不去的夢言,這幾年來台灣都有超過五千位的病人死於肝癌。

 對於肝癌除了預防之外,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仍然是不二法門。記得學生時代,聽到得到肝癌,就像是宣判死刑,平均存活很少超過半年。隨著儀器進步,檢查普遍,分子生物學的進展,以及對癌症生成機轉的認識,了解到肝癌並非一朝一夕急速生成。若在癌變早期的小病灶,積極處理都有相當不錯的成效。以往對肝癌根治性治療就是外科切除,若能接受手術除,第一年存活率可達80%,五年還有一半。可是這些病患常合併有肝硬化等問題,並非每個患者都能接受手術治療,腫瘤的位置、大小、肝硬化程度,轉移等等都會有影響。過去文獻上報告肝癌患者在發現時大約僅30%的人能有機會考慮外科手術,國內的比率可能更低。對肝癌另一更嚴重的問題是,與病毒有關的肝癌,病灶常不只一處。常有潛伏的癌細胞或是微小轉移,常在切除腫瘤後不久,過些時日又發現新了的病灶。套句話說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患者硬化的肝臟無法承受一切再切,手術費用也並不便宜。所以尋找其它有效的替代治療方式,一直是臨床醫師努力的方向之一。

 種種對肝癌局部治療因此應運而生,包括了經動脈血管栓塞與經皮穿刺療法。局部療法以通俗的說法來陳述,就是想盡辦法殺死病灶的癌細胞,同時又不影響到旁邊的正常組織。經動脈血管栓塞是藉由藥物堵塞血管可達到使腫瘤萎縮的目的,可是單獨使用的話,對較大癌病灶常無法使其完全的壞死,據報告約有50%~92%的病灶會有殘留的癌細胞,須再加上其它療法或反覆栓塞。

 藉著超音波儀器的進步,經皮穿刺的治療方式漸漸發展出來。這方法若以較不雅的言語來比喻,就像是煎、煮、炒、炸,冷凍等,不擇手段的將癌細胞直接殺死,以穿刺針在超音波引導下,利用高溫、低溫、藥物等直接導注入腫瘤,使其壞死。理想上,這些方法更應是便宜、安全、有效,得以殺死癌細胞,並且不傷害正常的肝臟,且能延長存活時間,增加痊癒機會。最好不需住院,在門診即可執行。

 目前這些的治療方法可大略分成三大類:
1.直接注射:包括無水酒精、醋酸、高溫生理食鹽水等。
2.加熱:電磁波、電燒、雷射、微波凝固,高頻超音波等法。
冷凍。
作者:王蒼恩醫師
出處:馬偕醫院
日期:2001/1/8
陪伴父親走這一段路
~ 飲食療法的經驗談 ~
林碧芳
今年七月份,經過兩次斷層掃描,一次切片檢驗之後,醫師診斷父親罹患肺癌。報告出來的時後,我的腦袋一片空白,既惶恐,又痛心,很難接受這個事實。父親與菸酒為伍已五十多年,加上飲食多油脂,少蔬菜,想來這些生活習慣,與他此次罹患此重症,應有密切的關係。
診斷之後,父親立即被轉診到腫瘤科醫師處作進一步的診檢及醫療。這時候,父親的身體狀況已非常的衰弱,日夜不斷的咳嗽,更糟的是,腳又莫名其妙的腫脹而無法行走,到醫院作各類檢驗時,均需藉助輪椅,而醫師處方的止咳、消腫藥,此時似乎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在確診之後,醫師隨即展開一連串的治療計劃說明,要我們儘快決定必需的療法。醫師表示,以手術切除三分之二的肺,成功率為30%,放射線療法的痊癒率也極低。
從父親患病後,我便開始注意有關肺癌資料,很多資訊提及放射線療法和手術療法,會削減人體的免疫力功能。也曾在一本雜誌上讀到 Dr. J. Robbins 的文章,文中提到連美國癌症協會的副總裁 Dr. John Laszlo,也承認其危險性。他說:「以放射線治療而不傷害正常細胞是不可能的… 根據治療的部位而異,大量劑的放射線會造成昏眩、嘔吐、食慾不振及骨髓功能降低等毛病。」還有一個訊息是:父親的癌病,治療與不治療的存活率似乎相去不遠。
父親和我對這個問題很慎重地考慮過,父親年事已高,肯定是受不了治療副作用的傷害,他毅然地作了重大的決定— 不循從傳統的療法,轉而尋求其它管道。父親改喝草藥汁,經過一番調養,咳嗽是減輕了,可是腳腫的問題還是未能解決。在急病亂投醫之下,父親又去看了另一位自然療法醫師,他治療的要求是病人必需配合他的飲食調配,每月騰出1/3的時間只喝沒農藥的有機果菜汁,其它的時日,則以糙米為主,再配合應時的菜蔬,以生熟參半的食療法,再補充適宜的維他命。沒想到才開始幾天,父親咳的更厲害,又流鼻水,更令人不解的是,戒煙已半年的他,又突地覺得煙味薰人。在半饑餓,加上反常現象的狀態出現下,父親信心動搖,還沒有達到醫師規定的時日,便沒有再繼續下去。在這之後,父親不只是身體,就連腳好像也瘦了下來。
我到處搜集可供藉鏡的書籍、錄音帶,逐漸建立對食療的認識。我一直堅持讓父親食用有機穀物及生吃菜果,並儘量讓父親明白生食療法的理論及作用。根據我讀到的資料,人之所以會生病,是因為體內的酸鹼不平衡,傾向酸性體質的人,其細胞易生病變,而酸性體質大多是由於攝取過量的動物性蛋白質所引起。癌症是可以改善的,透過正確的飲食,可以緩慢病情的惡化。
我又有緣聽到一些患頑疾的病人,可利用素食、生食、進而斷食療病的方法,來改善病情。所謂斷食,即是減少我們平時進食的份量,再以果菜汁代替,以補充能量,其目的是利用本身的脂肪作自我溶解,便可把體內累積的毒素排出。排毒的情形就如同患了重病一樣,所不同的是,毒越排越輕,而癌卻是越病越重。排毒期間,病癥會加重,如肝癌患者的患處會更痛,而肺病的毒素則由呼吸管道排出。此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當時父親的種種不適,是因排毒的關係。這不起眼的醫療方法,竟可將他堆積多年的油煙都清出來。更可貴的經驗是,父親的腳腫自那次的斷食之後,至今一直沒再犯過。
父親吃出了信心,除了蔬、果、穀、芽,還飲用麥草汁、紅蘿蔔汁,給血液充氧,以延緩病變細胞的生長,堅持斷絕架上精製的白米、糖、鹽、高油脂食物等,只用少數的海鹽、純蔗糖、Amino Soy Sauce之類來調味,此外,父親亦同時接受中藥調養。父親目前仍是削瘦,但由發病初期那枯槁無神的病體,到今天的稍有起色看來,飲食的改善與中藥調養,對父親身體的康復,多少已起了作用。
癌是一種頑疾,我不知道飲食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既是一種慢性病,父親的病因又可能是由於以往不當的飲食習慣引起,我就只能由此著手照顧父親,只求父親不會因為治療或照顧不當而受苦。我曾問過一位資深的醫師,是否嚴重的癌症患者,一旦發病,就只有三至六個月的生命?她的回答是:「這得看他這幾個月是怎麼過的?」我若有所悟,希望在照顧父親的道路上,我們走對了。
﹝本文作者後記:此文為父親個人經驗之分享,但我並非否定正統西方醫學的功效,也無意左右任何患者的決定。每位病人應視自己的狀況,接受適當的治療。若需資料,可向防癌協會查詢。﹞
﹝編者註:治療方法的選擇應由病人及他的醫生共同決定,本會並不特別建議任何治療方法。﹞

二七、胡蘿蔔汁治療癌症
大同中醫雜誌

香港有一家報刊最近發表了一篇「紅蘿蔔水醫好了她的癌」的文章,作者署名「逸梅」。據說他的鄰居談君,告訴他一件千真萬確的故事:他的一位六十多歲的遠親,在一九七九年七月間,患上了不治之症,在香港佛教會醫院留醫,請一位頗有名望的醫生診治。當時醫生懷疑是癌症,建議她動手術。經家人同意,她在醫院的手術室進行解剖,內臟剖開,發覺她的肝臟癌和肺癌腫瘤已嚴重擴散。當時醫生斷定她已病入膏肓,回天乏術,便將她的傷口縫合,囑咐親人,為她準備後事。

親人懷著沉痛的心情,扶著病者回家,一方面安慰病者,說醫生已把內病根除,她的病不久便會康復;一方面深諱她所患的是癌病,免增加她的心理恐懼。那六十多歲的病者,回家以後,常感口渴。當時經一位友人推薦,叫他們用紅蘿蔔磨水,給病者解渴。便買些紅蘿蔔回家,磨水給病者喝。紅蘿蔔即胡蘿蔔,廣東人稱為紅蘿蔔。不料病者飲了以後,深讚這飲料十分清涼,飲後不斷想飲。她的親人,覺得病者的生命,已到盡頭,她既然想飲,便盡量地讓她飲個痛快。初時,她每天飲四五杯,飲了一星期,病者的精神轉好,枯黃的面色也轉紅潤,食量也漸增加。漸漸地,動過手術的傷口也復原。他們覺得這對病者似乎有很好的療效,於是繼續不斷給她飲。半年以後,她開始下床走動,健康和正常人毫無兩樣。

屈指一計,從七九年七月到今天,已經整整的四個年頭,這位被醫生診斷認為無可救藥的老太太,不特沒有被死神召去,今年已是七十高齡的她,還活得生龍活虎,比年輕人還有活力。直至現在,她還不知自己曾患不治之症。

她的家人認為她所患的肝癌和肺癌,已到最嚴重的地步,她能從死神裏奪回生命,完全是胡蘿蔔水的治療效果。

編者註:本文轉載自大同中醫雜誌72年10月第36期。

癌症患者如果在走投無路而不願被密方郎中欺騙的情形下,不妨利用這些廉價有營養,能增加抵抗力的食物試試,擬傳這是某名教授在用「康福利」後的經驗談。

74、7、20在北市文化中心的專題講演會中,我親見現任榮總副研究員劉榮宗博士,出示了一張其公子吃胡蘿蔔的幻燈片,并解釋胡蘿蔔確有防癌的功用。另據台中中山醫學院講師王朝鍾寄我的研究報告中有:維他命A衍生物確有抗癌作用。而胡蘿蔔素在體內能經酵素代謝為維他命A。

民間傳說固不宜隨便相信,但盲目反對,也是不公道的。今天科學上的成就,那一件不是經多次試驗的成果?如果我們對許多現存的有效醫療事實,只因派系不同,一律視為不科學,只為反對而反對,任其自生自滅,而不加以研究求證,并非真正科學態度。也不是國家社會之福。深望研究及學術單位,對此類資料多事收集追蹤,加以整理,就其實際內容,層次、條件、範圍、效力,加以澄清。當然,這也得有愛心的患者提供詳細協助。總而言之,現在是科學時代,一切講求真實與合理。本書決不盲目提倡密醫偏方,而是希望對社會所急需的「事實」,應有客觀合理的追蹤與處理,無論肯定或否定,都是好事。



    全站熱搜

    all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